服务热线

她是艺术力量的见证

发表时间:2019-01-27 00:00


在很多人心里,艺术只是风花雪月的消遣。但如果他们见过瞿倩梅的作品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。


5年前,在上海,我第一次见到瞿倩梅的作品。那些被刀劈火燎的巨大树干,那些狂放蛮狠中透出妩媚的综合材料做成的漆画,都重重地震了我一下。美术圈什么时候蹦出这么个大神来的啊?


在一个咖啡馆里,我们第一次见面。她竟然很坦率地说起了自己的过去。她本来就不在圈里,是人生的惊涛骇浪把她推到了艺术的草莽中。虽然这时的瞿倩梅已一无所有,但她神情中有着经历过、见识过、担当过才会练就的淡定和坚毅。


上帝有时候好像把你逼到了绝境,但实际上是要逼出你潜在的巨大能量,逼着你去做你此生真正的使命。在人生的绝境中,自幼对艺术的挚爱成了她黑暗路途中继续向前的唯一一盏灯火。她从法国回来,在北京开始进修艺术和创作。她一出手就吓了艺术圈一跳。她的作品是那么霸悍有力。她用沉重的钢板当画布,她用枯朽的树木做材料,她像一个工人那样喷涂打磨令人过敏的土漆……


自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和她的作品,我就坚信她会成功。我相信艺术来自有力量的灵魂,无论包裹这个的灵魂的外在经历着怎样的不堪。我相信一个拥有过巨大财富、美好爱情和家庭然后一切又风消云散的人,一个在牢狱中敢于以一己之力承担一切的人,一个失去了一切、见识了诸多无情之后依然眼睛里有着阳光的人,一个世事洞明却还会流露出孩子般羞涩的人,一个人到中年后依然坚信爱情的人,一个本身就像艺术一样感人的人——她如果投身艺术,上帝都会帮她——因为上帝也想看看她会做得如何精彩!


过了两年,我又在北京与她相见,她在北京近郊有了美好的画室。她的画室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区域。生活区洋溢着温馨和浪漫,处处可见她的匠心——连桌子都是她的作品,端上来的咖啡好像散发出巴黎的气息。工作区则完全是一个厂房,连起吊装置都有。她还请我去附近一家有着莫奈花园情调的西餐馆吃饭,那天风轻云淡,我觉得北京的近郊像城市,北京的市区像郊区。


她也常来上海,有时候是来见收藏家,有时候是来举办小型的沙龙展。她来,我们也总要见见,一起喝杯茶,吃个饭。也不会谈什么远大的事,就是看到她,看到她做出新的作品,看到有新的藏家喜欢她的作品,看到她办新的展览,我也会像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样感到高兴。


我乐于看到艺术在她身上发生的奇迹,就像艺术史上多次发生的奇迹那样,就像摩西带以色列人走出埃及那样——艺术带人类走出蛮荒,艺术带人类走出禁锢,艺术带人类走出孤独,艺术带人类走出麻木残忍,艺术带人类走出自以为是的狭隘……


愿更多祝福给予倩梅,让她艺术灵感的源泉不竭,做得更好更精彩。这可以让更多人因此得到信心,感受到艺术的力量。


  

  浮雕的样式有高浮雕(凸出的雕刻),高浮雕由于起位较高、较厚,形体压缩程度较小,因此其空间构造和塑造特征更接近于圆雕,甚至部分局部处理完全采用圆雕的处理方式。浅浮雕(凹进去的雕刻),浅浮雕起位较低,形体压缩较大,平面感较强,更大程度地接近于绘画形式。


分享到: